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 师生博文

马骐:“抗战夫妻”的传奇情缘——纪念马英九母亲秦厚修

发布者:     发布时间: 2014-05-09     阅读次数:5151

        惊悉我马氏英九先生慈母秦厚修女士逝世!!曷胜痛悼!!

        台媒报道:秦厚修5月2日病逝,享寿93岁。国台办发去唁电。马家决定低调,不设灵堂,婉拒花篮、花圈与奠仪。家祭后火化,将骨灰奉安台北市富德灵骨楼与英九先父马鹤凌骨灰相伴。值此凤凰涅槃,天堂相会之际!特将拙著《马英九家族》(传记文学)中秦与鹤凌公当年相识、相知、相爱,结为“抗战夫妻”的传奇姻缘披露于此。聊抒缅怀之情!

        秦厚修女士的故乡在湖南省宁乡县枫木桥乡双井村双凫铺。宁乡位于长沙之西,南邻湘潭。民国十一年(1922年)农历十月初一,在秦家深宅大院一幢青砖瓦房前,秦卓焦急地踱来踱去,他的妻子刘梦桃正在分娩。过了好半天,屋里终于传出欢呼声:“生了生了,是个妹子!”秦卓喜出望外,连忙放起了鞭炮。他已经有了一个儿子,正想要个女儿。他给孩子取名厚修,字彤熙。

        秦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秦厚修的爷爷是前清举人。父亲秦卓,字承志,青年时代上过岳麓书院,考入上海南洋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前身)铁道工程系,加入了中国国民党,娶了家乡有名的将门闺秀、左宗棠得力助手刘典的侄孙女刘梦桃为妻。抗战时,秦卓曾在抗日名将宋希濂的12集团军当过机要处长。

        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秦厚修和兄弟姐妹都受到了良好的教育。除了小弟因时局动荡,只上了中专之外,其他三个都是大学毕业。大哥秦灿石,是山东棉花研究中心的棉花育种专家,第七、八、九届全国人大代表;三妹秦冰熙,长沙第十中学教师;小弟秦效颇,在内蒙古冶金工业厅有色金属处工作。

        秦厚修七八岁时,长得美丽端庄。大眼睛,双眼皮,瓜子脸,扎着两个小羊角辫子,身材修长,真是人见人爱。父亲更是疼爱异常,视为掌上明珠,但却不溺爱娇惯,决心把爱女培养成才。亲自教她读书识字,背诵诗词。1930年把她带到长沙读小学,1932年送进了长沙著名的周南女中,就读于初二(3)班。

        周南中学是革命教育家朱剑凡先生于1905年毁家兴学创办的,是湖南最早的私立女子学校,校名秉《诗经?周南》之义。近百年来,这里曾走出了徐特立、杨开慧、向警予、蔡畅、帅孟奇、萧劲光等革命志士和丁玲、秦厚修、朱仲丽(朱剑凡先生的女儿、原中共中央领导人之一的王稼祥夫人)、廖静文(著名画家徐悲鸿的夫人)等著名学子。

        中学时代的秦厚修,既有大家闺秀的娴淑和腼腆,又有新时代女性的活跃天真,聪明伶俐,热心助人,学习优秀,追求进步,深得老师器重、学友们爱护。她在后来撰写的《长相忆》的文章中,情深意笃地回忆起当年在周南中学就学时的情景。写到当年的校长李士元,留养两撇上翘的八字胡子,早晚在寝室、教室间巡查,每当同学发现他时,只用手在嘴角上做一个上翘的手势,大家就乖乖的不顽皮了。国文老师黄厘叔所补充的课外读物,使大家受益匪浅。历史老师所编“中国历史朝代歌”,使她在投考“政大”时,逮个正着,她至今还能背出:“唐虞三代秦,两汉三国晋……”由于校风严谨,住校生不许外出,当年同学们只好在健身房看电影、骑自行车。文章还提到当年大家在操场练球并以极羡慕的心情欢送校队的高班学姐至上海参加全国运动会;在周南30周年校庆时,她所在班级演出歌舞剧“春王的生日”,上场的有“花王”、“兽王”、“蛙王”、“蛇王”……她在剧中扮演鸟王,头上载纸鸟头,背上安纸翅膀,口中吹口哨作鸟鸣声飘然上场,虽然留了影,叹惜当时不知去加洗,还惦着校方档案中是否还保留呢!

        三年后,秦厚修考上省立长沙女中读高中。毕业后,秦厚修回到宁乡,在抗日名将张自忠组建的“抗战民众军训班”学习。结业后,分配到乡下任实习乡长,协助处理政务,宣传抗日,捉拿汉奸。她高挑的个子,明亮的大眼睛,头发藏于军帽中,很像一个英俊的男军官,借住在宁乡县城童家巷子表妹张先怡家。许多人误认为是张家的女婿。

        1942年,秦厚修从湘西、贵州辗转来到重庆南温泉,考入内迁在此的中央政治大学经济系。正是在校园运动场上,她认识了比她大两岁、来自湘潭的湖南同乡、体育明星马鹤凌。熟悉的乡音,兼以才貌双全,使俩人一见钟情,很快坠入爱河。夕阳映照的建文峰麓,幽静的花溪河畔,山林间开满鲜花的小路上,都留下了他俩亲密交谈的倩影。运动场上,两人身披霞光,一起跑步晨练英姿,吸引了无数同学艳羡的目光。

        这是秦厚修的初恋。她既兴奋,又紧张,便写信告诉了母亲。母亲收到信后,三分高兴,七分担心。她一怕马鹤凌在老家订过“娃娃亲”,有了“原配”;二怕马家家境不好,委屈女儿。盘算了几天,她找来娘家侄儿即秦厚修的表哥刘尧明商量,委托他冒充马鹤凌的同学,去马家探个究竟。

        刘尧明来到湘潭,几经打听,了解到马鹤凌的父亲马立安生前曾在湘潭县寺门前开了铁锅厂、米厂、杂货铺。是远近闻名的企业家,又是一个大好人,远近闻名的慈善家。马立安去世后,虽然家道中落,远远比不上秦家书香门第的气派。但是饶有薄产,衣食无忧。最后,他找到了马立安的遗孀向氏,迁居在衡山东乡油麻田的家。思子心切的向氏不知就里,听说他是马鹤凌的同学,热情接待了这位“婚姻侦探”,请人陪他畅饮了几大碗自家酿造的米酒。酒喝完了,刘尧明也和马家人成了好朋友,而且把马鹤凌的底细打听得一清二楚:身家清白,从无婚配。他回来后成为“双重间谍”,向秦厚修的母亲极力夸赞道:“马家是户好人家。”

        秦家父母经过慎重考虑,答应了她们的婚事。此时,秦卓在云南抗日部队任职,便写信寄钱,委托重庆的战友筹办女儿的婚事。1944年8月20日,秦厚修和马鹤凌在重庆举行了简朴而热烈的婚礼。从此,一对恋人成为“抗战夫妻”,开始了他们几十年中鹣鲽情深的家庭生活。

        他们新婚燕尔之际,抗战也到了艰难时期。新婚才两个月的马鹤凌就响应校长、国民党总裁蒋介石“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毅然投笔从戎,报名参加蒋经国领导的“青年救国军”二0四师担任训导员兼教员,后来出任二0五师政工主任。马鹤凌从此与蒋家父子结下不解之缘。弟弟马延龄在重庆读中学,此时也考上空军。兄弟俩携手并肩走上抗日前线。

        1945年,大女儿马以南在重庆出生。当时秦厚修和马鹤凌刚从政治大学毕业,喜得长女,疼爱不已。昵称她“BABY(宝贝)”。

        抗战胜利后,马鹤凌于1946年夏天从青年军复员,分派到湖南省训练团工作。秦厚修也毕业分配工作。只好把襁褓中的马以南放在湖南宁乡的外婆家。马鹤凌陪同妻子回家,拜望岳父岳母。秦卓和妻子刘梦桃才第一次见到女婿。高大帅气的马鹤凌很快博得了岳父岳母的喜爱。

        秦厚修与马鹤凌于1948年派赴台湾工作。1950年7月13日在香港九龙广华医院生马英九。马鹤凌对妻子解释他为宝贝儿子取“英九”为名的含义,说:“按我家湘潭湖田马氏族谱字派‘学尊大人,英才继起’八个字,我是人字辈,我要生了儿子,他自然就是英字辈。至于‘九’,含义非常之广,除了有‘九天’、‘九州’等说法外,孔子《论语》中有‘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的话,我极其喜欢并且一直引为座右铭,成为自己终身奋斗的目标。此外,我也希望他的一生身体健康有‘九如’:即‘如山如阜’,‘如冈如陵’,‘如川之方至’,‘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如松柏之茂’。”

        经过马鹤凌这一番解说,妻子秦厚修也觉得这个“九”字用得好,高兴点头同意了。

        秦厚修与马鹤凌夫妇一生育有五个子女。马英九是老四,大姐马以南以下,是二姐马乃西,三姐馬冰如,妹妹马莉君。秦厚修与夫君马鹤凌继承马氏先祖汉代平定交趾郡(今越南)的伏波大将军马援严于教子、清正廉明的传统家风,在屡经动荡生活艰辛的年代里,悉心教育子女,尤其注重陶冶他们的爱国精神和传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与美德,培养子女个个成才。

        马英九是唯一的男孩,秦厚修在实行严格的家庭教育方面一点也不含糊。马英九少年时,她每天都要给他讲解一篇古文。

        有一次,马英九和妹妹吵架,秦厚修也不责骂他,只吩咐道:“去把《左传》拿来。”马英九捧着书走过来,秦厚修又说:“翻到《郑伯克段于鄢》,大声读出来。”马英九照办了。等他读完,秦厚修才问他:“这篇文章的意思,是说做兄弟的要一心一意;做母子的要相亲相爱。家庭如果不和睦,就会影响到国家大事。你明白了吗?”马英九听了,心服口服,记在心里。

        每天早上6点,她催孩子们起床看书;到了晚上10点,谁再贪玩不睡,她就直接关电闸。她让孩子们自己动手做家务。家里的衣服,除了马鹤凌的西装是定做的外,其他都是她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

        马鹤凌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他要求马英九也好好练。但如何运笔、用墨、临帖,却是秦厚修在指导。久而久之,马英九的字,习的便是母亲钟爱的“柳体”。
 
        2005年11月1日马鹤凌逝世。在秦厚修主持下,全家决定:遵照遗嘱,不设公祭,婉拒各界花篮花圈与祭礼。家祭仪式从简。在灰白色骨灰坛马鹤凌遗照两旁,刻着由时为中国国民党主席的马英九亲笔题写的父亲遗言:“化独渐统,全面振兴中国”;“协强扶弱,一起迈向大同”。全家深深鞠躬,诵读祭文,表示继承遗志。全程仅20分钟。却长久留在世人的记忆中。(淮军文化研究中心:马骐)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领导信箱 | 在线投稿
版权所有©2011 安徽文达信息工程学院
地址:合肥市紫蓬山风景区森林大道三号 皖ICP备0501672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