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 师生博文

吴媚:那年夏天

发布者:     发布时间: 2013-12-04     阅读次数:3197

那年夏天,爱情、友情、亲情,三把情锁曾为我画地为牢。

--------题记

是誓言?还是谎言?

还记得吗?你给予的那年夏天……

那年夏天,我们曾牵着手招摇过市,在百年老街旁若无人的拥吻;那年夏天,我搂着你的腰,幸福的坐在你单车的后座,微风见证了我们的爱情;那年夏天,我们曾吃遍这个小城的小吃,然后给对方擦嘴角;那年夏天,我们曾抱着爆米花去看电影放烟花,我把头轻轻靠在你的肩……

可如今,迎面走来,擦肩而过,身边轻拂九月的风,你我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于记忆中走了很久,那年夏天你的样子还是如此的清晰,可是为什么我的心还是会隐隐作痛!原来曾经的你占据了我整个夏天。

曾经的岁月悠然遁去,也带走了属于我们的曾经。时间是世界上最无情的东西,因为它会慢慢抹杀我曾经的爱恋,即使是那亘古不变的誓言。同时,他又是世界上最好的疗伤药,总有一天它会抚平你带给我的所有的伤。念及过往,那片片白帆飘远的海上,是谁踏浪而来?薄薄的记忆,被谁说穿?是我跟不上你的脚步,还是你对我没有丝毫的留恋,为什么从开始的给我的幸福到最后的祝我幸福

我一直是一个不善等待和挽留的人,所以你走的时候,我只能将爱恋锁在眉目之间,却在你转身远去时,泪流,满面,只是你未曾注意到。揪心的痛,撕碎的心情,我早已看不清自己。在那惆怅的风中,谁与谁的喃语零落,只有影子与我相守。紧握双手,是谁在我的心碑刻上你的名字,犹如刻骨铭心的仇恨,每次想起,总要战栗。痛醒在这月色如水的深夜,想起那年夏天,是誓言?还是谎言?

蓦然回首,阑珊处,朋友你是否还在?

那年夏天,栀子花香飘散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清香而甜美,学校安静的让人感觉孤独。我们踏过的操场,是否还留下你的足迹?我们奔过的球场,是否还留下你的矫健身姿?我们拥挤的食堂,是否还留下你沾满米饭的可爱脸庞?老师是否还记得那个爱打瞌睡的你?同学们是否还记得那个考试失败而痛哭的你?我们三年的友情会不会就在此刻土崩瓦解?我们三年的教室,我们的桌子,都变得空荡荡的,可是在这里,就是在这里,曾经有过我们最美的记忆。

那年夏天,铺天盖地而来的同学录,一个劲的写,写到手指发麻,泪水大颗大颗地往下落,沾湿了一段又一段煽情的文字,那被泪水打湿的字迹,不断放大,似乎在为我们此时的离别而忧伤。大头贴贴了一张又一张,为的是你在来年不要问我是谁!!!曾经是你笑着说栀子花开的时候是我们相遇的季节;如今,又是你哭着说栀子花开的季节是我们离别的时候。三年而过,末路离歌,曲终人散,我们走到了尽头,要分离了,却舍不得你们!!!若干年后,蓦然回首,你是否还会想那年夏天,我们的友谊吗?

妈妈是个美人,岁月请你不要伤害她

那年夏天,妈妈就像出气筒,包容了我所有的坏脾气;那年夏天,妈妈就像美食专家,烹饪了多种营养套餐;那年夏天,妈妈就像心理家,帮我克服高考的恐惧……我一直傻傻的认为,妈妈是那般的强大,也是那般美丽,可是,急于行走在求学道路上的我,却从来都忽略了身边这个人。高考那天,远远地,我望见她的身影,微胖的身体,在风中站立着,一瞬间我红了双眼: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妈妈没有了苗条的身材;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白发在妈妈乌黑的秀发中放肆起来;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皱纹开始爬上了记忆中美丽的脸庞。我亦没有发现,妈妈变了,变老了,可是,我却不曾留意过。

那年夏天,我提着行囊去了远方,她望着我宽阔的胸膛笃定的目光,不舍却又故作坚强。人生的道路曲曲折折,她永远在我看得到的地方,轻声叮咛:儿啊,莫慌,未来还很长。可是,这条路她还能陪我走多久。妈妈是个美人,岁月请你不要伤害她,可好?

那年夏天,已从我的指尖悄然滑过,但他们带给我的幸福却永远在我心中驻足!多想在某一天,回到那年夏天,让他们都出现,让他们没有改变,让我们彼此再来一场夏天的故事!(计算机工程系软件工程一班  吴媚)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领导信箱 | 在线投稿
版权所有©2011 安徽文达信息工程学院
地址:合肥市紫蓬山风景区森林大道三号 皖ICP备05016725号